美高梅app下载手机版,愚按玉机微义曰∶经云∶治病必求其本.本于四时五脏之根也.故洁古张先生云∶五脏子母鬼邪微正.若不达其旨意.不易得而入焉.徐用诚先生云∶凡心脏得病必先调其肝肾二脏.肾者心之鬼.肝气通则心气和.肝气滞则心气乏.此心病先求于肝清其源也.五脏受病必传其所胜.水能胜火则肾之.受邪必传于心.故先治其肾.逐其邪也.故有退肾邪.益肝气两方.或诊其脉.肝肾两脏俱和.而心自主疾.然后察其心家虚实治之.张景岳先生曰.本者原也.始也.世未有无源之流.无根之木.澄其源而流自清.灌其根而枝乃茂.无非求本之道.今姑举其略曰.死以生为本.欲救其死.勿伤其生.邪以正为本.欲攻其邪.必顾其正.阴以阳为本.阳存则生.阳尽则死.静以动为本.有动则活.无动则止.血以气为本.气来则行.气去则凝.证以脉为本.脉吉则吉.脉凶则凶.先者后之本.从此来者须从此去.急者缓之本.孰急可忧.孰缓无虑.内者外之本.内实者何伤.中败者堪畏.下者上之本.滋苗者先固其根.伐下者必枯其上.虚者实之本.有余者拔之何难.不足者攻之何忍.真者假之本.浅陋者只循像迹.精妙者洞别玄微.至若医家之本在学力.学力不到.安能格物致知.而尤忌者不畏难而自足.病家之本在知医.遇士无礼.不可以得贤.而尤忌者好杂用而自专.

《黄帝内经》中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话,堪称中医思维的高度概括,那就是《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中的“治病必求于本”。但是具体而言,“本”谓何也?本,此指阴阳。因为阴阳是“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而疾病的发生和发展变化的根本原因也就是阴阳的失调,所以,“治病必求于本”,意为阴阳为自然万物之本,人为万物之一,疾病亦本于阴阳,故当求阴阳之本而治。人的健康标准是什么?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素问・调经论》提出的“阴阳均平”、“命曰平人”,《素问・生气通天论》提出的“阴平阳秘,精神乃治”,即人体阴阳和谐平秘,则健康无病;阴阳失调逆乱,则百病丛生。所以古人在治疗疾病时,首先想到的就是要使人体失调的阴阳气血恢复至和谐平秘状态,才能达到治疗目的,正如《素问・至真要大论》所云:“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以平为期。”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在诊断上诊察阴阳的失调状况,在治疗则重视纠正阴阳的偏盛偏衰。故此句从哲学的高度提示了治疗疾病的总则,即以调节阴阳为治疗总纲。就人体而言,这里的“阴阳”到底指的是什么?后世医家针对此句,又从不同角度进行阐发,对“治病必求于本”的内涵加以深化,这对于我们进一步深入理解及临床具体运用很有帮助。第一,肾阴肾阳为本。清・冯兆张在《锦囊秘录》中指出,“本”应为肾阴肾阳。其云:“人之有生,初生两肾,渐及脏腑,五脏内备,各得其职,五象外布,而成五官,为筋、为骨、为肌肉皮毛、为耳目口鼻躯设形骸,然究其源,皆此一点精气,神递变而凝成之也。充足脏腑,固注元气者,两肾主之。其为两肾之用,生生不尽,上奉无穷者,惟此真阴真阳二气而已,二气充足,其人多寿:二气衰弱,其人多夭;二气和平,其人无病;二气偏胜,其人多病;二气绝灭,其人则死,可见真阴真阳者,所以为先天之本,后天之命。两肾之根,疾病安危,皆在乎此。学者仅知本气,而不知乘乎内虚;仅知治邪,而不知调其本气;仅知外袭,而不知究其脏腑;仅知脏腑,而不知根乎两肾;即知两肾,而不知由乎二气,是尚未知求本者也。”认为肾是人体生长发育的根源,肾中阴阳二气是否充足与和平关系到人的长寿、健康、病变、死亡,故提倡临床治病当时刻注意调节肾之阴阳。第二,脾肾为本。《灵枢・本神》在论述五脏虚实病变时明确提出五脏病变以脾肾为本的思想,该篇将五脏虚实所产生的病证表现分别列出,其中只有脾与肾的病变可以导致“五脏不安”。故《医宗必读》云:“经曰:‘治病必求于本’,本之为言根也、源也。世未有无源之流,无根之木。澄其源而流自清,灌其根而枝乃茂,自然之经也。故善为医者,必责根本,而本有先天后天之辨。先天之本维何,足少阴肾是也。肾应北方之水,水为天一之源。后天之本维何,足阳明胃是也。胃应中宫之土,土为万物之母。”此说将“本”与先后天之本结合,从脾肾的重要性及治病必注重调理脾肾为据论之,亦有临床指导意义。现临床许多疑难杂症,如脑血管疾病、内分泌系统疾病、免疫系统疾病、精神疾病等从脾与肾入手来调治,正是此说的运用。第三,脾胃为本。《素问・平人气象论》云:“平人之常气禀于胃,胃者平人之常气也,人无胃气曰逆,逆者死”,“人以水谷为本,故人绝水谷则死,脉无胃气亦死”,《素问・玉机真脏论》云:“五脏者,皆禀气于胃,胃者,五脏之本也”,均说明胃气的盛衰有无,直接关系到生命活动及生死存亡。因此,李东垣在《脾胃论・脾胃虚实传变论》中说:“历观诸篇而参考之,则元气之充足,皆由脾胃之气无所伤,而后能滋养元气;若胃气之本弱,饮食自倍,则脾胃之气既伤,而元气亦不能充,而诸病之所由生也”,所以临床认识疾病、诊治疾病均十分重视胃气,常把脾胃虚弱作为多种疾病的根本,又将
“保胃气”作为治疗各种病变的重要法则,应该说与这一认识有关。第四,八纲为本。《景岳全书・求本论》云:“或因外感者,本于表也;或因内伤者,本于里也;或病热者,本于火也;或病冷者,本于寒也;邪有余者,本于实也;正不足者,本于虚也。但察其因何而起,起病之因,便是病本,万病之本,只此表里寒热虚实六者而已。”张氏又在《景岳全书・传忠录》中说:“阴阳既明,则表与里对,虚与实对,寒与热对,明此六变,明此阴阳,则天下之病固不能出此八者”,可见这一观点是从辨证角度论述求“本”思想,实质上把病“本”归纳为病性、病位深浅、邪正盛衰和疾病证候的类别四方面,即所谓八纲辨证。第五,病因为本。《素问・调经纶》说:“夫邪之生也,或生于阴,或生于阳。其生于阳者,得之风雨寒暑;其生于阴者,得之于饮食居处,阴阳喜怒”,将病因分为阴阳两类。因此,《丹溪心法》以阴阳之邪立论。其云:“将以施其疗疾之法,当以穷其受病之源。盖疾病之原,不离于阴阳之二邪也,穷此而疗之,厥疾弗瘳者鲜矣”,这是根据病邪是病证发生之源,无源则病证无由以生而论之。现今临床对
“治病求本”的认识主要是指治疗某些疾病时,必须要寻求这些疾病的根本原因,并针对其根本原因进行治疗,这也正是辨证论治的根本原则。总之,“治病必求于本”的原旨在于说明治病必须寻求疾病的阴阳变化之本,所以《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提出了“察色按脉,先别阴阳”的著名论断,后世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全面发挥,丰富了其内涵,对临床运用也起了重要的指导作用,所以,应将诸者结合起来理解,以便更好地运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