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hi-98288″>内障

瞳神渐渐细小如簪脚。或如芥子。又有神水外围。相类虫蚀。渐觉
臊羞涩。视尚有光。极难调理。早治可以挽住。经久则难。因病目不忌淫欲。相火强搏肾水。肝肾俱伤。元气衰弱。不能升运精汁。以滋于胆。胆中之精有亏。所输亦乏。故瞳神亦日渐耗损。甚则陷没俱无。而终身疾矣。治当抑阳缓阴。先与黄连羊肝丸数服。次与六味地黄丸换生地加二冬。兼进滋肾丸。不应。加熊胆。亦有头风热证攻走。蒸干津液而细小者。皆宜乘初早救。以免噬脐之悔也。

内障在睛里昏暗。与不患之眼相似。惟瞳神里有隐隐青白者。楼全善曰。内障先患一眼。次第相引。两目俱损者。皆有翳在黑睛内遮瞳子而然。今详通黑睛之脉者目系也。目系属足厥阴足太阴手少阴三经。盖此三经。脏腑中虚。则邪乘虚入。经中郁结。从目系入黑睛内为翳。龙木论所谓脑脂流下作翳者。即足太阳之邪也。所谓肝气冲上成翳者。即足厥阴之邪也。治法。以针言之。则当取三经之俞穴。以药言之。则当补中。疏通此三经郁结。使邪不入目系而愈。

倪仲贤云。心者五脏之专精。目者其窍也。又为肝之窍。肾主骨。骨之精为神水。故肝木不平。内挟心火。乘势妄行。火炎不制。神水受伤。上为内障。此五脏病也。膀胱小肠三焦胆脉。俱上循于目。四腑一衰。则精气尽败。邪火乘之。上为内障。此六腑病也。初起时视觉微昏。常见空中有黑花。神水淡绿。次则视歧。睹一成二。神水淡白。可与冲和养胃汤、益气聪明汤。有热。兼服黄连羊肝丸。久则不睹。神水纯白。永为废疾也。

内障小 青白翳。大
亦微显白翳。脑痛。瞳子散大。上热恶热。大便涩难。遇热暖处。头疼睛胀。日没后天阴暗则昏。六味丸加麦冬、五味。

石顽曰。内障诸证。其翳皆生于乌珠里面。故宜金针拨之。拨后用滋养之剂以助其光。如六味丸、磁朱丸之类。气虚者佐以八珍汤、神效黄
汤。若翳嫩不可拨者。只与用药。治法纵各不同。大意不出乎皂荚丸、生熟地黄丸。其间虚实寒热。轻重随证出入。活法在心。非笔可尽。有肚肾阴虚。绝无翳膜者。惟宜滋养真阴。切勿误与消翳等药也。有偏正头风。久而生翳。以蛇蜕炙脆为末。每服一钱。黑豆炒香淋酒一盏。入葱白三茎。同煎去葱。和滓日服效。

青风内障证
视瞳神内有气色昏蒙。如晴山笼淡烟也。然自视尚见。但比平时光华则昏蒙日进。急宜治之。免变绿色。变绿色则病甚而光没矣。阴虚血少之人。及竭劳心思。忧郁忿恚。用意太过者。每有此患。然无头风痰气夹攻者。则无此证。病至此危在旦夕。急用羚羊角汤。

绿风内障证
瞳神浊而不清。其色如黄云之笼翠岫。似蓝靛之合藤黄。乃青风变重之证。久则变为黄风。虽曰头风所致。亦由痰湿所攻。火郁忧思忿怒之故。此病初患。则头旋两额角相牵。瞳神连鼻内皆痛。或时红白花起。或先后而发。或两眼同发。肝受热则先左。肺受热则先右。肝肺同病则齐发。羚羊角散。

黑风内障证
与绿风相似。但时时黑花起。乃肾受风邪。热攻于眼。宜先与去风热药三四剂。

如荆、防、羌活、木贼、蒺藜、甘菊之类。后用补肾磁石丸。

黄风内障证 瞳神已大。而色昏浊为黄也。病至此十无一人可救。

美高梅app网页,银风内障证
瞳神大成一片。雪白如银。其病头风痰火人偏于气忿怒郁不得舒而伤真气。此乃痼疾。金丹不能返光也。

丝风内障证
视瞳神内隐隐然。若有一丝横经。或斜经于内。自视全物亦如有碎路者。乃络为风攻。郁遏真气。故视亦光华有损。宜六味丸加细辛、白蒺藜。间与皂荚丸。延久变重。内证笃矣。

乌风内障证
色昏浊晕滞气。如暮雨中之浓烟重雾。风痰人嗜欲太多。败血伤精。肾络损而胆汁亏。真气耗而神光坠矣。

偃月内障证
瞳神内上半边。有隐隐白气一湾。如新月覆垂而下。乃内障欲成之候。成则为如银翳。脑漏人及脑有风寒。阴气怫郁者患之。先与芎辛汤。后与消内障丸剂。此与偃月侵睛。在轮膜中来者不同。

仰月内障证
瞳神下半边。有白气隐隐一湾。如新月仰而从下向上也。久而变满。为如银内障。乃水不足。木失培养。金反有余。故津液亏。乃火气郁滞于络而为病也。补肾丸、补肾磁石丸等选用。

如银内障证
瞳神内白色如银。轻则一点白亮如星。重则瞳神皆白。一名圆翳。有仰月偃月变重为圆者。有一点从中起而渐变大失明者。乃湿冷在脑。郁滞伤气。故阳光为其闭塞而不得发现也。非银风内障已散大而不可复收之比。血气未衰者拨治之。先服羚羊补肝散。次用补肾丸。庶有复明之理。

如金内障证
瞳神不大不小。只是黄而明莹。乃湿热伤元气。因而痰湿阴火攻激。故色变易。

非若黄风之散大不可治者。神消散、皂荚丸、羚羊角补肝散主之。

绿映瞳神证
瞳神乍看无异。久之专精熟视。乃见其深处隐隐绿色。自视亦渐觉昏眇。病甚始觉深绿。盖痰火湿热害及清纯之气也。先服黄连羊肝丸。后与补肾磁石丸、皂荚丸之类。久而不治。为如金青盲等证。其目映红光处。看瞳神有绿色。而彼自视不昏者。乃红光烁于瞳神。照映之故。不可误认为绿风。此但觉昏眇而瞳神绿色。明处暗处。看之皆同。气浊不清者。是此证也。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