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格罕细胞是起源于骨髓和脾脏的一种树枝状细胞。LC主要存在于表皮和毛囊上皮内,通常位于表皮基底层上方。但真皮内,口腔、扁桃体、咽部、食管和阴道的粘膜中以及淋巴结、脾脏和胸腺等部位也可见LC。表皮内LC可以游走、穿越其基底膜。皮肤移植时,移植物中大部分原有的LC可迅速被宿主LC所替换,只有一小部分LC能存在很久。

免疫活性细胞组成人体免疫系统组织、器官,是维持人体内外环境稳定,消除体内外抗原性物质之危害,起着免疫监视作用,是当代重视和研究地十分深入的领域。免疫活性细胞主要包括淋巴细胞、单核/巨噬细胞及网状细胞等。它们产生的肿瘤—恶性淋巴瘤,是预后差的一类肿瘤,其形态与分型十分复杂。由于淋巴网状组织学及功能的特殊性等因各种抗原性刺激而引起的淋巴网状组织反应性增生、改变复杂,其与恶性淋巴瘤在组织学方面鉴别很困难,误诊率可达10%~30%,是临床病理诊断中的难题。由于免疫细胞化学,分子生物学的发展,已有可能利用单克隆抗体或多克隆抗体和IgH,TCR基因重排检测技术,将免疫活性细胞及其肿瘤细胞的细胞系及分化期、亚型、淋巴瘤良、恶性进行鉴别诊断。免疫细胞化学技术简单易行,具有一定的特异性。且可在组织原位标记。并可用于印片或细胞悬液,配合流式细胞仪,提供更为精细的信息。目前市场供应的McAb
与PcAb可已有百种。国际统一称之为CD系列。已往还有OKT系列和Leu系列。但仍有不足的一面,所有抗体在特异性,表达率均有不足。而且在良、恶性的鉴别作用更是有限。

LC在超威结构上的特征性表现为Birbeck颗粒,亦称郎格罕颗粒。其断面呈网球拍状。LC内无张力细丝及黑色素小体。LC也无桥粒,其树枝状突起与黑素细胞、神经及其它LC也未见直接的联接。

一、免疫活性细胞的免疫细胞化学B淋巴细胞

LC在体表的分布密度因部位、性别与年龄而有一定差异。正常成人中,面颈最多,躯干、四肢及头顶为次,骶尾及掌跖较少。口腔粘膜的LC也较少。

B淋巴细胞从骨髓干细胞到分化成熟称为非抗原依赖期。成熟B小淋巴细胞受到抗原刺激后可产生增殖衍化,演变成浆细胞合成分泌Ig。B淋巴细胞存在细胞表面Ig(SIg)及细胞内Ig(CIg)。人们利用SIg
与CIg作为抗原制成许多标记抗体。SIg标记只存在于次成熟的转化淋巴细胞。且多数为IgM·G,而幼稚的前B淋巴细胞与浆细胞缺乏SIg标记。目前较常用的SIg标记McAb有CD19,CD20,CD22,需冰冻切处新鲜组织,而L26则可用于石蜡切片。后又增加LN—1,LN-2,LN-3,MB-1,MB-2及4KB5等石蜡切片标记抗体。称它们为全B抗体。

根据LC的表面标记可识别LC,并进一步研究其功能特性。人LC的主要表面标记有FC-IgG受体、LKT6抗原,S-100蛋白、M241抗原、T200抗原、Hle-1抗原、ATP酶、Vimentin、非特异性酯酶、Leu3(OKT4)抗原。上述许多表面标记除LC有外,还可见于其它一些组织和细胞中。但人LC是正常皮肤内唯一能与OKT6结合的细胞,这为皮肤LC的研究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标记。由上述表记可看出,LC的表面标记与巨噬细胞颇为相似。此外小鼠也是研究LC的一种常用实验动物,其LC的许多表面标记与人LC相似。

Cig可分Ig重链包括IgM、Igg
IgA、IgD、IgE5种,轻链λ、k两种,CIg标记抗体表达在愈成熟的B淋巴细胞,幼稚者则阴性。在不同部位组织其表达也不一致。如淋巴结生发中心B细胞表达IgD,而肠粘膜淋巴组织中的生发中心B淋巴细胞则表达IgA。上述IgH、L抗体在一些因素的影响下,真正表达率只有75%左右,而且如巨噬组织、R-S细胞等可以吸收血浆中的Ig而出现假阳性。

现今认为,皮肤是一个具有独特免疫功能的器官,与机体免疫系统密切相关。而LC有多种免疫功能。除上述与免疫相关的一些表面标记外,LC能摄取,提呈抗原,具有同种异基因刺激作用,还可分泌白介素1等细胞因子。LC在接触性变态反应和移植排斥过程中均起重要作用。

表12-2 介绍了淋巴细胞分化各阶段的部位、免疫表型和相关肿瘤,请参阅。

免疫细胞化学技术在与LC相关研究中的应用。

表12-2B淋巴细胞分化各阶段细胞的部位、免疫表型和相关肿瘤

一、研究LC自身的表面标记

T淋巴细胞

应用免疫细胞化学技术进一步研究LC表面受体或表面分子,以加深对LC功能特性的认识。通过单克隆体免疫细胞化学及RT-PCR(reverse
transcriptase –ploymerase chain reaction )
技术证实,新鲜分离的人LC能显示2种FcεRII:一种是膜相关型,可用单抗CD12检出;另一种为可溶性分泌型,可用RT-PCR证实。近年还报告,在异位性皮炎皮损中LC能显示高亲和力IgE受体。

由于T细胞表面存在羊红细胞受体,人们利用T细胞受体作抗原制成多种McAb,如CD2,T11,OKT11,Leu5等。发育不同阶段的T细胞ER数量及亲和力不同。未分化T细胞与前T细胞缺乏ER,但它可用TdT抗体标记。T淋巴细胞又分辅助T/诱导志抑制T/毒性T两大亚型。TH标记抗体有CD4等,TS标记抗体有CD8。上述几种抗体要新鲜组织冰冻切片。一般难于广泛使用。最近制出UCHL-1,MT-1Leu22(L60)等石蜡切片全T性标记抗体,其中UCHL-1已被广泛采用。新近又推出A6,MCA6,比UCHL-1效果要好。OPD4可用于石蜡切片TH标记。CD5,CD6等McAb特异性不足,可以标记少数B淋巴细胞,粒细胞等。

人LC还能表达β1整合素,后者能介导与板层素和纤维粘连蛋白的粘附。培养的LC还可表达白细胞功能相关抗原3型和细胞间粘连分子-1型,而新鲜分离的LC则不能显示。

表12-3
介绍了T淋巴细胞分布及各阶段细胞的部位、免疫表型和相关肿瘤,请参阅。

抗CD1单抗是显示LC最常用的。目前已知CD1可分为CD1a、CD1b、CD1c三种,正常表皮LC为CD1a(+)。在异性皮炎及蕈样肉芽肿的LC可异常显示CD1b及CD3b。组织细胞增生症X的LC尚可同时显示CD11b。

表12-3 T淋巴细胞分化各阶段细胞的部位、免疫表型和相关肿瘤

二、研究皮肤病中LC数量、密度及结构的改变

表12-2、12-3引自全国第六届淋巴瘤学术会议论文汇编,恶性淋巴溜和白血病的免疫组织化学上海肿瘤医院,朱雄增。

应用免疫酶和免疫电镜等技术检查LC数量、密度以及结构的变化,可探讨LC与皮肤病的关系以及外界因素对皮肤LC的影响。包括:

NK细胞/K细胞

1.观察外界因素对LC的影响观察化学因素、紫外线、X线及冷冻等因素对LC密度和结构的影响。

目前认为NK细胞是一种自然杀伤细胞,它杀伤特异性细胞,事先无需致敏,亦无MHC限制的淋巴细胞。K细胞是指能介导ADCC。过去曾认为NK细胞是胞浆中含有粗大溶酶体的颗粒性大细胞。现已证明它在分化成熟后才有这一特征。它的表面有高亲和力的IL-2受体,在IL-2刺激下可以增殖和表达细胞毒性。活性后的NK细胞还可表达HLA-DR抗原。NK细胞的标记特点是CD56,CD2ER,Igg
FcR/C3R均阳性表达,而CD3,CD7,CD19阴性表达。后发现CD57,CD56也是较特异性McAb。对K细胞与NK细胞之间的关系尚有不同意见,但多数认为二者系由同一细胞介导。

2.观察疾病情况下LC的数量和密度变化如蕈样肉芽肿、扁平苔藓、玫瑰糠疹、硬化萎缩性苔藓、疣状皮结核、白癜风和斑秃等皮肤病中LC增加。原发刺激性接触性皮炎中LC数量减少,而变应性接触性皮炎中LC数量增加。皮损内LC减少的疾病有:麻风、红斑狼疮、结节
病、AIDS、移植物抗宿主病,皮肤癣菌病等。此外,银屑病皮损处,LC分布不均,甚至聚集成群,治愈后可恢复有规则的分布。

单核/巨噬细胞与网状细胞

免疫细胞化学技术将有助于进一步了解众多皮肤病中LC数量或密度的改变,同时也将加深对LC本身表面标记的全面认识,从而有助于全面认识LC的功能特点以及与淋巴细胞、角朊细胞及肥大细胞等细胞成分的相互影响。

美高梅app下载手机版,单核/巨噬细胞不仅参与抗原的提呈和免疫调节
,而且是具有特异和非特异吞噬异物功能的免疫活性细胞。单核细胞起源于骨髓干细胞,进入血流,当它到达组织则称组织细胞。在出现吞噬时则称巨噬细胞。它分布于不同组织,如枯否氏细胞,肺泡巨噬细胞,腹腔巨噬细胞,脑小胶质细胞,甚至破骨细胞等,这类细胞统称为单核/巨噬细胞系统。不同组织的巨噬细胞其生物学特性亦有差异。应用的标记抗体有抗溶菌酶,抗α1-胰蛋白酶,抗α1-糜蛋白酶抗体均可用于石蜡切片标记。其中lys抗体反应较弱,敏感度不足。新近又推出Mac387,KP1标记抗体、效果十分满意。另外还有CD116,CD64,CD32等FCR抗体,需冰冻切片。

网站地图xml地图